“睦邻”志愿者:做公益是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11月14至15日,北京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第二次公益法律服务站站长扩大工作会在国家检察官学院(沙河校区)召开。高洪海张立勇周淑君摄

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胡克惠、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原副部级专职委员杨振江等为站长、副站长颁发聘书。高洪海张立勇周淑君摄

正义网北京11月20日电(见习记者单鸽)“不为钱,不为利,就想为社会做点儿有意义的事。”在北京,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公益组织,志愿者的平均年龄在70岁以上,专门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服务。这就是由最高检退休老干部发起的公益组织——北京睦邻法律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睦邻”)。

“成为‘睦邻’的志愿者,我感到很光荣。”接过“睦邻”的志愿者证书,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委会原专职委员杨振江开心地说。在11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睦邻”第二次公益法律服务站站长扩大工作会上,记者感受到了这群“年轻的志愿者”、“年长的检察官”的初心与坚守。

对一般的退休干部来讲,退休生活大抵是这样的:喝茶、锻炼、旅游……但对“睦邻”的志愿者们来说,法律服务咨询、普法宣传,进校园、访企业……则是他们退休生活的日常。

“从事了一辈子政法工作,既然退休后还能发挥余热,帮助他人解决问题,何乐而不为呢?”志愿者范淑玲的话引起了“睦邻”志愿者的共鸣。

“那天有位大姐来值班点咨询房产继承的问题,听完解答当场就给我们点了个赞,还说以后有法律问题就找‘睦邻’,我当时心里开心极了。”

“我们站最近应邀到企业开了一场主题讲座,讲座一结束就有人来要名片,留联系方式,效果还挺不错,很有成就感。”

志愿者们一见面,就热火朝天地聊起了各自值班站点的情况。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记者真切地感受到,对他们来说,做公益是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截至目前,‘睦邻’的公益法律服务活动范围已扩展到北京市的海淀、朝阳、西城、丰台、石景山、昌平、延庆、顺义、大兴和怀柔共10个行政区,并在北京市范围内建立了7个公益法律服务站,志愿者人数达到了166人。一年来,7个公益法律服务站共接待居民咨询160余人次,为社区居民举办普法讲座15场,受众600多人,为国有和民营企业举办合规管理等讲座6场。”“睦邻”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筱念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睦邻’从筹建到成立,再到现在设立7个公益服务站聚集166名志愿者,过程艰辛,实属不易。”最高人民检察院离退休干部局四处调研员蒋云在发言中说道,“但也正是老领导、老同志们的不放弃、不气馁,才有了现在良好发展的态势。祝愿‘睦邻’越来越好。”

“‘睦邻’一路走来,发展不易。”国家检察官学院原党委书记,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国际交流中心原副主任、秘书长刘佑生慨叹。

个中辛苦,最高人民检察院原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睦邻”首席志愿者王开洞最有发言权。回顾“睦邻”最初创建的日子,王开洞坦言“难,比想象中难得多”。

准备申请材料、到最高检老干部局汇报、寻找主管单位、去北京市民政局报批、确定办公地点、组建志愿者团队……一件一件,都是王开洞亲力亲为。他笑言,“那时候,连一通电话我都不敢漏接,就怕错过任何一点点消息。”

终于在2018年底等来了好消息,11月23日,北京市法学会批准“睦邻”成立,12月25日“睦邻”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备案。至此,“睦邻”终于得以正式“开张”。

尽管退休前,各位志愿者都是业界“大咖”,但其实到了公益服务领域,这些老干部们还都是“萌新”。信心满满的他们也曾遭遇现实的“打脸”。

按照最初的设想,“睦邻”就是在社区内设立值班服务点,借助志愿者们长年从事政法工作积累下来的经验和阅历,为社区的居民提供法律服务。结果值班以后才发现,因为附近的群众不了解,服务点根本就无人问津。

“当时挺着急的。”回忆道,我们讨论了一番,大家觉得,“睦邻”要想长久发展,必须得贴近百姓,跟着需求走,同时还得搞好宣传,“你得让人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于是,田村路街道公益法律服务站举办了一次有关于遗嘱和继承的法律讲座,邀请社区居民来参加。“当时来了40多位居民,讲座的效果还挺不错。”说,“我就顺势招呼大家,以后如果有法律问题,可以在每周四的下午两点半到四点半来值班点咨询,这才一点点打开局面。”

也正是田村站的尝试,给了手帕口南街社区公益法律服务站站长刘长春启发。“现在,我们每次值班前都会跟社区沟通,由社区居委会主任或者党委书记针对居民的实际需求,确定好咨询主题。我们会根据需求,准备值班方案。”刘长春介绍了手帕口南街社区公益法律服务站的工作经验。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至于浪费资源,还能充分发挥志愿者的作用,工作也能开展得非常顺利。”刘长春说。

安贞街道党群公益法律服务站也意识到“预约制”的效果,并逐步推动社区咨询提前预约。

“以往我们有一种误解,认为在值班之前让街道或社区提前约好咨询者来咨询是在搞花架子、是形式主义。”谈到转变,“睦邻”理事、北京市九洲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宝堂深有感触。他说,“需求”与“服务”是对等的,如果有居民确实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但又不知道咨询点在什么时间值班,这就需要有“中间人”把信息做好对接,这样才能达到值班咨询的最佳效果。

如何在公益法律服务站做好咨询,志愿者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单有专业经验还不够,还得有足够的耐心,学会用法之外的柔情让群众解开心结。

彭伟是北沙滩社区公益法律服务站的副站长。今年3月,他同志愿者王书臣、贾莉一起值班时,接待了一位86岁的老人。老人曾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上诉之后被改判为免予刑事处罚。她先后多次申诉,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答复。

“交谈时我们也了解到,她现在的生活、待遇并没有因这个事件受到影响,只是心中的闷气没有消散,所以我们试着劝她放下恩怨,接纳生活。”彭伟说,在志愿者们的开导下,老人最终解开了心结。

因为这件事,志愿者们还被居民们称做“街道的消防员”、“社区的灭火器”。“把我们称为‘消防员’和‘灭火器’,说明我们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做出了贡献。”收到这样的评价,彭伟感到很开心。

记者注意到,志愿者中大多数人在退休前从事的是刑事法律工作,但是对于社区居民来说,他们面对的更多的是邻里纠纷或者家庭内部的纷争,像婚姻、继承等问题。这些不同领域的问题,志愿者们能招架得住吗?

裕民路社区公益法律服务站的志愿者们就遇到过一次“大考验”。今年5月28日,站长周苏民同志愿者张凤荣、叶克建一次性接待了13位咨询者,其中最大的咨询者已有86岁高龄,这创下了“睦邻”自筹建以来社区值班单次接待咨询者人数最多的记录。“在这次咨询中,我们就详细解答了建筑工程纠纷、公益房屋使用纠纷、赡养、房屋租赁、债务纠纷、工伤问题、房产继承等多个法律问题。”周苏民告诉记者,“可是项‘大工程’,咨询者对我们的解答感到很满意,我们也算经受住了考验,顺利过关!”

“其实,咨询者提出的问题,对志愿者们来说,光靠原有的知识根本不够,所以我们得不停地学习,提高自己。”范淑玲说,“有时候真的遇到没法解决的问题,就先拿本子记下来,然后去请教懂的人,弄明白了再给人家回复。”

志愿者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睦邻”还吸纳了一批优秀的律师,以此来弥补志愿者构成的不足。“民刑搭配,干活不累。”志愿者们笑着说。

除了必备的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的技能外,“睦邻”的志愿者们还积极拓展了新的服务领域。

2018年11月1日,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UED娱乐平台志愿者工作也得和党中央工作部署同频共振,如何更好地服务民营企业?“睦邻”的志愿者们在北京国化石油和化工中小企业服务中心设立公益法律服务值班点,并为民营企业举办合规管理等讲座,为中小民营企业发展提供法律服务。

大栅栏法律服务工作站探索拓宽公益法律服务的空间、路径和内容,并召开三次社区矫正工作和社区监护与财产代管制度研讨会。这意味着,“睦邻”有望在街道探索开展社区矫正工作。“我们希望能够把‘睦邻’的公益法律服务引向深入。”站长夏振发说道。

人民调解工作也是亟待开发的新领域,龙湖新村社区公益法律服务站已经尝试迈出了第一步,通过讲道理、化矛盾,促进邻里的和谐。“我们成功调解了一起基层纠纷,得到了北京市委市领导、怀柔区领导的关心关注,效果不错。”范淑玲介绍说。

成绩喜人,但是未来“睦邻”要如何发展是摆在志愿者前面的问题。为此,志愿者们分成三组,展开了讨论。

“有为方能有位。在为‘法治政府’、‘法治街道’建设方面,我们还需要多加把劲,把当前的工作做细做实。”

“我们可以探索为企业和政府部门提供法律服务的途径,争取获得企业的经费支持和政府采购项目的资金。”

“管理方面,建议各个法律服务站实行独立管理,在人员组织、值班安排、工作开展等各个方面,均由各站全权负责。”

各种建议,不一而足。讨论现场的气氛热烈且活泼,志愿者们正视问题,不讲虚的,纷纷为“睦邻”发展建言献策。

对于志愿者们来说,他们加入“睦邻”已经一年多了,每个人内心的感触颇深:“虽然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在‘睦邻’,我们还能继续从事法律服务工作,法律情怀在‘睦邻’得到了延续。”

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胡克惠表示,“睦邻”志愿者们退休不退责,自觉自愿,不计报酬,无私奉献,充分展现了老检察、老政法的深厚功底和退休后的高风亮节,也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添了砖、加了瓦。

“众多的老检察、老政法、公益律师,是法治战线上美丽的奋斗者!”一番发言,讲到了志愿者们的心坎里,也让志愿者们深受鼓舞。

杨振江更愿意将如今的“睦邻”比作一棵小树苗。在他看来,幼苗虽小,但是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希望‘睦邻’这棵小苗,今后可以成长为一棵大树。”

Leave A Comment